芜寮

80后空巢老人。不亲自开车,但什么都吃。节操、下限、人品、素质、三观五项全不能选手。
对本博任何内容有意见,可以讨论,不接受“必须怎样修改”的要求。
反正听谁的话也保证不了不会哪天莫名其妙被封。
凡对lo主使用“作者有创作自由,但是如何如何(包括不限于文责自负、读者有权提意见)”句式,一律拉黑没商量。
并不知道你们是用哪只眼睛看见的创作自由。
比装外宾有意义的事多了去了。

吃可爱多长大的金毛水瓶组

【全职/喻春】30天推本命CP挑战


2018.6.27~2018.7.27在企鹅空间做完了,整理一下搬运过来。

CP:喻春(喻文州x梁易春)

原著:《全职高手》 作者蝴蝶蓝

 

DAY1 入坑原因
2017年8月下旬,原著都还没完全补完,不敢看长篇同人,利用碎片时间找点小短文啃啃,因为杂食成性,突发奇想想到什么冷冷的拉郎就去搜tag,一般都是个位、十位数,碰到一个根本没粮的,印象特别深刻,莫名其妙就上心了。

DAY2 入坑时长
还不到一年,新鲜劲没过去呢,什么时候爬墙现在也说不好orz

DAY3 CP初印象
诶……感觉很和谐啊不太会BE的吧,两个都很成熟会做人。始终不能理解连个位数粮都没有的冷。

DAY4 怎么站的攻受
没站,不开车的人,对这个完全无所谓。平时谁在前面的写法。。是因为谐音好玩orz

DAY5 对他们的称呼
呃我称呼他们吗?喻总、鱼鱼/大春、春哥,还喜欢用emoji🐟和👄(捂脸

DAY6 夸一夸二人的外貌 

噫……不会吹颜,感觉🐟是那种清秀斯文没有攻击性看着舒服非常好人的长相,欺骗性极强(真的是夸)。然后👄是刚正朴实浓眉大眼一看就不可能背叛革命的类型(同样欺骗性极强),加上死宅的一般邋遢水平吧(动画那个油光水滑的小背头真是惊到我了,也不是说就多么精致,但比我脑补的糙度还是低太多了orz

DAY7 夸一夸二人的性格
。。也谈不上是真情实感的角色粉,吹点如果不对嫑来打我啊。🐟身上最有趣的一点是蛇精和人精的反差。无论碰到什么麻烦都很冷静平和,给我的感觉已经不完全是理性强大的结果了,可能从一开始本能反应就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好了,脑回路跟别人不一样,但没有招人讨厌,反而人缘超好???怎么做到的。。太神奇了有木有orz 👄的话,大概就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我也不清楚这样概括对不对,不过在处理蓝河的问题上,表现真的很给力。自己要少打字多操作拉高手速,但是能看到蓝河在纯技术水平之外的价值,当pk赢面更大的绕岸跟蓝河有矛盾时选择支持后者;对待公会的工作,态度非常职业,然而蓝河心灰意冷消极怠工期间,没有责备他放弃他,以安慰为主,耐心等他缓过来。。这什么神仙上司我也想要啊QAQ

DAY8 他们为什么般配
般配吗。。拉郎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好像谁和谁都可以拉来配一配。 回忆一下当初为什么想到去搜tag,大概是因为老魏?他不只是初代目队长和索克的主人,也是公会的创建者,然后队长传到了一个人头上,会长传到了另一个人头上,给这两人拉一把试试不就很有意思嘛。一定要说有特别突出的般配之处,那我提名apm吧(真不是黑

DAY9 最吸引你的一点
权力关系。
原著为数不多的同框,每次都伴随着上帝视角强调“尽管没有直接的上下级关系,但公会在职业选手面前只有俯首听命的份”orz 所以我推的cp其实就是那种特别政治不正确的。。关联部门非直属上下级之间权力不对等的办公室恋情甚至职场潜规则。 不过无视那些上帝视角的文字,单看春哥办的事说的话,给我一种。。他对队长的敬畏停留在理智层面,骨子里对🐟没有多客气的感觉。🐟貌似也不是很在乎。这就非常因缺思艇,让我森森着迷。

DAY10 一个最喜欢的片段
原著第184章,吃完饭送一段。春哥本来是咨询笑笑的事,吃饭时还满脑子都是喻总的分析,到分别时喻总再提起这事他却没反应过来,把重点忽略得这么彻底,超好奇走这一段是聊了什么让他心猿意马的话题呀???
(原文:
吃罢饭,告辞离去,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再没提叶秋的事。喻文州依旧是那副和气的模样,还陪他走了一段,直至要彻底分开时,才最后又交代了一句:“那个君莫笑,尤其是手里武器的情况,多多留意一下吧!”
“啊?哦……”这突然又说到君莫笑去了,春易老反倒有点没反应过来。)

DAY11 一个虐到你的片段
原著第1397章,第十赛季季后赛蓝雨客场打兴欣,大春在观众席耍大旗(x),你在场上我在看台,一个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距离,怪纠结的。
ps.脑过一个段子:🐟当众向春比心,结果报道出来全是蓝雨队长表白队旗。。
(原文:
这些蓝溪阁公会管理层的人物,在赛季征程的最后阶段,却也一同随队出征了。这算是俱乐部给他们的一些福利,但是同时,他们也将是现场率领蓝雨粉丝为战队加油鼓劲的组织者和主力。 “黄少!!!”蓝雨粉丝们在他们的带领下呐喊着,春易老亲自执掌着绣有他们蓝雨战队队徽的大旗,在场地上空起劲地飞舞着。)

DAY12 一个最甜的片段
虽然我的味觉可能出了些毛病……说到最甜感觉是原著第1094章,面对队长的“建议”敢于顶嘴的会长吧,这个教科书式的恃宠而骄(x
(原文:
与虎谋皮。这是春易老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词汇。那家伙,多么阴险狡诈的一个人啊,和他合作,恐怕连骨头都会被他啃成渣渣吧!
“叶修!这个.....会不会有点难啊?”春易老听到这合作对象,都顾不上去思考措辞了,连忙就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嗯?你有什么想法?"喻文州问。
“根据我们这段时间一直以来和他打交道的方式,这人太不可靠了!”春易老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是吧,他的名声这么差?"喻文州笑。
“应该说是一点好都没有。"春易老咬牙切齿。)

DAY13 一件最喜欢的周边
CP的不存在。大春单人的也不存在。🐟单人的话,大概是生肖冰箱贴?虽然自己并没有入手orz主要这个柄真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服了,十二生肖就🐍没有手手,🐔好歹还有翅膀也算前肢喂!

DAY14 一张最喜欢的官图
动画截出来的一帧↓大概能算是吧。

DAY15 一个戳中你的瞬间
仍然上动画截图。这个瞬间不太好截,暂停了很多次才成功。当时天天正要悄悄溜走,没溜成又被叫住了,画面里只有喻春两个人的时间其实挺短挺短的,但是真美好啊。。蜜汁岁月静好的感觉↓

DAY16 和CP有关的场景
就……差不多像前一天的截图那样吧↑一张电脑桌,一个人坐着,另一个人站在他身后越肩窥屏……这样的场景?谁站谁坐都没关系,就喜欢他们这样呆着。

DAY17 能代表二人的事物
emmmmmm……队徽吧?狂剑士也是剑系,重剑也是剑呀~另一对剑与诅咒√
正经说,办公室恋情中的办公室,有时比起故事发生的场所,可能更像是故事中的一个角色。我个人脑补的喻春是一段两个人的三(白)角(学)恋。第三角就是蓝雨。他们都爱着它,它阻碍着他们的关系,同时也维系着他们的关系……

DAY18 能代表二人的动物
🐟虽然用这个emoji但并不是鱼,感觉像某种大型鲸类,👄的话……驼鹿?总之都是些大家伙。

DAY19 官方发过最大的糖
………………
……………
…………
………
一个工作单位?(有点悲伤。

DAY20 想看他们一起做的事
做什么都很好啦……不过这对在我脑内画风比较…静态?总是安安静静呆在什么地方的样子。所以偶尔也会很想看他们搞一些剧烈的活动(嫑污),比如锻炼健身什么的……一起去跑个广州马拉松什么的……反正想看两枚游戏宅满头大汗喘成🐶

DAY21 最想听他们互相道出的称呼
老喻和老梁。就很像一起过日子过了很久的老伴。 另外也想听天天被喊大春的大春鼓起勇气回一声,小州。 (然后刚输给了轮回的🐟面无表情说你能不能暂时不要让我想起那个小周(x

DAY22 最喜欢的CP造型
……跨个片场,动画的索克和漫画的春易老造型吧?都披了一身貂,看起来非常登对!可惜不在同一剧组QAQ残念

DAY23 最喜欢的肢体接触
很放松地并排平躺着牵手。
可能是陈坤董洁版《金粉世家》向日葵花海那段给我留下的美好印象太深刻了?

DAY24 一首能联想到他们的歌
噫好难啊……平时也会开BGM脑补,但那是为了填坑,而保守估计,坑里80%是我的私货。排除私货找一支能联想到原作两人的歌……就很难ORZ 翻了好久歌单,就决定是这首吧:陈奕迅的《从何说起》: 网页链接 (来自网易云音乐) 是电视剧《纯真的年代》主题曲。
虽然有时也会开(非常沙雕的)正式交往之后脑洞,不过让我正经说的话其实不是太看好他们真去搞办公室恋情。可能要等到🐟退役,甚至更久以后吧。电视剧我没看过也不清楚是怎样的剧情,就这首主题歌本身,给我感觉有点点像多年以后终于HE的他们,也有沧桑,也有温暖,也有豁达,也有执著,这样。

DAY25 一个概括他们的词语
宁静致远。
Тише едешь, дальше будешь.

DAY26 为他们做出的改变
再次开始写东西。
在前一个坑撕伤了之后大概一年多没写半个字。因为入了很棒的手游坑,所以也没觉得这样就很不好,但是还能写点什么也很幸福。

DAY27 对于你的意义
……随时可能爬墙,趁还有爱就好好爱吧,不求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

DAY28 对CP未来的期望
他们本身的话就……过上共用一管牙膏的日子吧↓


CP事业方面,希望我能拉到人入坑一起产粮XDDD

DAY29 一句话卖安利
一个听上去就特别蠢的CP,要嫑来吃?
*如果单说“好像有点意思可以吃一吃”这种程度,那我算是卖出去过吧,但是产粮的一个都没有(sad

DAY30 最后来个表白吧
嗯……那就……你们特别好。
好到我有时觉得自己不配喜欢。

本期活动的鹰犬组(不是

举报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带来更多麻烦。
平台不认谁的爱与粉籍,不管谁侮辱没侮辱角色,而是平等禁止所有人停车。你能举报别人的车,别人就能举报你的车,你个人可以开小号,你圈的车停在那里也可能被地图炮,最后就变成冤冤相(举)报何时了。
在一个发张风景照都可能被莫名其妙屏蔽的地方,搞这种事情,跟自觉主动把脑袋往人家绳套里钻有什么区别?
别瞅我我不开车,子曰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 ̄)╭
(子:我没曰过。。

已经不是脑洞了,可能是个篮子(x

比起ABO,我还是更迷恋脑补非哺乳类生物的繁殖方式移植到人类社会会怎样……比如卵生,像鸟类一样由ZW染色体决定性别,同配是雄性异配是雌性和人类相反,或者更好玩的两爬类那样由孵化温度决定……还有全民雌雄同体、能自己生也能和别人一起生之类的……像某些鱼类会变性,从一群妹子里变出一条汉子之类的……像某些虫虫,雄性丢下精荚,雌性捡起来用用之类的……诶要不反过来撕烤一下ABO世界的人外生物也很有趣啊,常规宠物还会是猫狗吗?动物和人类的信息素能相互影响吗?(诶好像要发展到什么不对的方向了orz还是住脑吧

并不会写repo,只想卖力给 @月半圆 太太打call😍本子手感真的很棒!摆在书架上也非常一本正经(x)特别符合我性冷淡的审美(xxx
感谢太太带来这么美好的故事这么美貌的本子,会一直一直支持您哒💞

没有太多想说的。就觉得广电已经够一言难尽了,管得比广电还宽的,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十分惊恐……我什么时候河鳝过了??
@睦月紫千

【全职/喻春】要对会长好一点(23)

*私设如喜马拉雅山,OO到没有C

*去看了舞台剧,霾都首日,真挺好的,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虽然lo主本来也是没什么生活情趣的人,日常炒鸡乏味就是了。。

*瑟瑟发抖问一句这篇真的真的没有很40米大刀吧。。?其实我初衷肥肠善良的,就觉得青训喻一鸣惊人之前人鬼不共没朋友的话好寂寞啊,比他早淘汰的总有人手更残根本没资本看不起他吧,还是可以好好一起玩耍的是不是。。?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正文:

昔年在训练营,两人一道被雷指导劝退,眼下变成了喻文州来劝退他——尽管小汪未必救不过来,他也未必走到那一步,严格说来“劝他若有不得不退那天,最好退得和平体面些”不完全等同于劝退——梁易春莫名感到有点好笑,不晓得喻文州有没有默念几遍“风水轮流转”。
而他又该怎么答复呢?他清楚自己办不出对蓝溪阁有损的事,但白纸黑字的合同都无法令人彻底安心,他还能做什么?
“大家吃的都是青春饭,多少想过吧?我家亲戚就很喜欢问我退役之后怎么办。”像是明白他需要时间思考,喻文州也不催着要答案,先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我们算运动员,退役安置有相关政策,可以去念个书,具体专业到时再看吧,现在没有特别想学的……还能再打几年,想法随时会变。”
“……那很好啊。”梁易春干巴巴地回了一句,想起初见那天喻文州穿的校服,至今仍不知道是考来的还是买来的。他有过很多机会问,可那时他们能聊的东西也很多,他没想到要问这个,后来就不能问了。
今晚的约饭谈天,与从前再相似,终是虚像,而就连这幅虚像,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了。小汪平安无事,则他继续当他的会长,跟队长只做点头之交;小汪撑不过去,则他离开蓝雨,自此江湖不见。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吃下一片藕,又用筷子轻戳了凤爪一下,不似要对它下口,倒像还有什么与这玩意有关的闲话想说。
梁易春却不忍听了。
“喻队。”他把拿起来之后没碰过任何食物的筷子放下,“俱乐部需要我走,我就走,要我账号卡,给个正常满级号的价就行。”如上面所愿,干干净净地走。
“照合同,离职两年内不许去其他战队干,有补偿金拿。这几年的工资存了点,不用在这边上班,房租也省了……是,除了游戏我别的不会,慢慢学呗,反正一时半刻饿不死。”未到山穷水尽,谁乐意闹个鱼死网破。
“我爷爷快八十了,我吃不起官司。被执行到家里来,给他老人家吓出个好歹,没处买后悔药去。”拖家带口的,做事总有顾虑,尽管“上有老下有小”他只占一半。
“再说了,蓝雨有您在,我也搞不成什么事不是?”卧底卷包玩坏豪强公会的前鉴惨则惨矣,他可生不出复制传奇的自信。蓝溪阁要撤换总会长不外乎两条路,一是让春易老把会长职务转交给其他账号,二是买下春易老换人操作,选哪条都将使他失去处分公会库存材料的权限,卷走大量材料是不必想了;挖走精英人手,一看接收方给出的条件,二看他个人的号召力,前者三大公会的福利彼此彼此,后者他碾压不直接跟玩家打交道的管理层没难度,对上职业选手就剩跪的份了——会长痛陈受到不公待遇,鼓动玩家跳槽,没准可能也许有不少人信;队长为管理层站台,他们又会信哪个?
“折腾一天才回来,您也累了,明天还要去小卢家,早些休息吧。”被指出公会全年无休,他否认不了,可真要和队长比辛苦,他还没那么自大。人家的时间精力很宝贵,为他这点破事,不值得迂回曲折谈上半宿。不如他一口气把该说的话说尽,少兜圈子,多睡会儿觉不好吗?

一人把话说尽的结果,通常是另一人无话可说。在梁易春脑内的小剧本里,这时喻文州的台词会是没什么实质内容的安慰,说情况不一定有那么糟,让他别想太多,改行的话题也就这样揭过了。
可是坐在他对面的这个人,不按他的剧本演才是常态。不痛不痒的安慰没等来,只有一双筷子掉在桌上又骨碌碌滚落到地下的声音,冲击着他的耳膜。
这不科学。
他的一番剖白包含了不合适的成分吗?能令永远气定神闲八风不动的蓝雨队长握不稳筷子、脸上黑体加粗写着“吃了一惊”,他是说了多么大逆不道的话才有这个效果呀??
“……抱歉,太意外了。”喻文州调整得很快,眨眼间已将惊诧收好,不过细看还能看出微量的迷惑不解,“你当真准备辞职?”
梁易春下意识地连连摇头。
“那……是你们经理说了什么?”
又一波摇头N连。
“提问-摇头”没有循环下去。喻文州俯身拾起刚掉的筷子,随后从座位上站起:“我去拿双干净的。”
……很好,是风水轮流转本转了。
似曾相识的剧情,让创作这个剧本并演砸过的人心里一慌,不禁怀疑这位也打算来一招箸遁术。感谢喻文州留在桌上的手机,不知收到了谁的消息或是APP通知,发出“叮咚”声及时提醒他快住脑,手机没带走,人哪会一去不复返呢?这玩意可比雨伞要紧多了。
艸!一想到人还会回来,心里更慌了怎么办?他有理有据地论证了半天“即使离职也不会背叛蓝雨”,把喻文州惊到了,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他开的脑洞又双叒叕错出十万八千里去了呗!劝退是假,给经理当说客是假,都是他在瞎想,人家并不明白他好端端的为何突然摆出一副“我做不了叛徒,求你快信了吧”的样子——不,只要没带个假脑子出门,最迟到取筷子回来,也该大致猜到他误会了什么吧?要命的是,“经理请托”这一层比较绕,不太好猜,换位思考一下,在喻文州看来说不定自己被脑补成了自作主张、越俎代庖要炒人鱿鱼。脾气再好,真会完全不生气么?
他也无法主动解释,说我没有那样小人之心。他忘不了喻文州三胜魏琛崭露头角时,自己第一反应是怀疑人家长期隐瞒手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是小人之心又是什么?可憎的真面目晚了几年暴露而已,不须辩白,无颜辩白。
真•梁易春扭头看向玻璃窗上的影子•梁易春,只觉丑陋,丑出天际,打死不冤。

tbc.

【全职/喻春】要对会长好一点(22)

*恢复私设如喜马拉雅山,OO到没有C预警

*最近动力不足,于是对自己说码出这章才能看特别篇更新XDDD

*特别感谢还在看的人。。我其实挺好奇的,会看这篇的都是什么人呐,有时也去翻翻大家的文章和喜欢,感觉很奇妙【捂脸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后文:(23)

正文:

两年前和两年后,不会有区别的——望着对面专心致志一勺一勺喝粥的喻文州,梁易春淡定下来,给自己打了预防针。
两年前,这人在他以为绝无可能的情况下打来电话,说些有的没的,惹他心猿意马,末了一句断片,轻巧掐去他所有隐秘萌生的杂念。
两年间,他们仍是那么不远不近、不冷不热地相处,和战队夺冠前没两样。
两年后,这人又在他以为绝无可能情况下出现在他眼前,可以预见又要说些有的没的。有了上一回的经验,他若再迷茫纠结夜不能寐,就是白白抛费感情了。管喻文州要说什么呢,他犯不上再为这人的言语心旌摇荡,更无需苦苦推求背后的动机。
兴许只是为了……好玩吧?玩过就翻篇,两年前翻过去了,两年后也终将翻过去,到头来他们之间什么都不会改变。

“你不吃吗?”放下勺子换了筷子,喻文州说出开吃以来的第一句话。平平无奇,不难回答。
才注意到对方取来的餐具也有自己一份,梁易春把“我不是被你拐来刷饭卡的吗”吞回肚里,转了两圈,改为:“我…不太饿。”
编了一箩筐的鬼话蹭到饭卡的人也没过于客气,搛起那只孤独的豉汁凤爪:“那这个归我,没意见吧?”
这是当然的,必须没有。别说他原本就不打算吃,哪怕真要一起吃,他又能跟队长抢人家补手的玩意吗?网游工作对手速的要求不比职业圈,曾经他俩的apm相差无几,现如今他的峰值还不知赶不赶得上喻文州的均值,却也够用了,何苦再糟蹋鸡爪子,鸡也是很努力的好吗!
可那个比他需要补手的人,将凤爪往自己这边移动了一点距离,又搁下了,似乎不急着吃它。
“都说吃这个手速会变快,我其实不怎么信。”明明喻文州看着凤爪,但梁易春无端觉得,被盯上的是自己,“是鸡的脚,补不到手上吧,讲道理,吃越多应该跑得越快才对。”
好有道理,然后呢,就超过了港记么?梁易春略一犹豫,拿起了那双闲置的筷子。还是吃点东西保险,他想,嘴里有食物,比较不容易让不大恭敬的心声偷溜出来。
“没食欲也不用勉强,”喻文州终于舍得将视线从凤爪上挪开,抬眼与梁易春四目相对,“这两天网游部那边,压力不小吧?”
“还、还行。”算上白天在体检中心接的电话,这是一日之内第二次被同一个人为同一件事表达关心,令他有些不自在。
“昨天经理突然打电话叫我尽快回来,说你们那里有人给送去抢救了,吓我一跳。”
所以扮个社会人儿来吓我?这想法刚一冒头,就被他狠狠摁下去。仿佛做了理亏的事,心虚得不敢直面喻文州关切的目光,他转头装作对玻璃窗上映出的人影产生了兴趣。
梁易春啊梁易春,你又长本事了——对着另一个自己,脑内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翻腾着根本停不下来——这次点满的是什么技能?自作多情?醒醒!没听人家说是被战队经理叫去小卢家做工作的吗?当队长的人,有一万一千个回来的理由,都没一个是因为你。

“……大春?看什么呢?”
真•梁易春一个激灵,中断了同影子•梁易春的对视。人家正跟他说着话,他明目张胆地走神,多不礼貌啊!要怎样描补才好呢?
“我看……看看黄少在不在,他没和您一起回来吗?”黄少天潜伏在窗外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不过剑与诅咒形影不离的名声在外,见了喻文州就要在附近找找黄少天,马马虎虎说得过去。黄少天的微博提到过,放假后队长回了一趟老家,自己也跟着散散心,自带地陪去旅游的体验很不错。既然去的是两个人,只见一人回来,问问亦在情理之中。
他说找黄少天,倒把喻文州逗笑了:“呵呵,别找啦,没在外边埋伏你。他是跟我一起回来的,少天爸爸开车到机场接的我们,送我到俱乐部门口,带少天回家了。”
原来如此,就说那一身装备没吓坏个把出租车司机不科学!梁易春想象着黄爸爸看到墨镜大花臂时的表情,干笑了两声。
“现在他应该正在被妈妈念吧,”喻文州笑得也有点促狭,“说是出去玩,结果从头到尾闷在屋里打游戏。少天妈妈总说我们工作就是打游戏,放假了还打游戏等于没休息。”
梁易春认同这位阿姨的观点:“该休息还是要休息,健康重要。”
“这话你自己记牢了。”收起对搭档幸灾乐祸的笑容,喻文州换上一副深表同情的神色,“我们至少有假放,网游可是全年无休,越是过节越要忙活动,不来上班也得在家上线……想想真摧残身体,大春你考虑过改行吗?”

考虑过改行吗?
没有。他本能地想说没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说完用不了一秒。但他赶在它们出口前意识到,这不是一个能够凭本能对付的普通问题,关乎他的饭碗,每个字再三斟酌都不为过。
是的,关乎饭碗。
网游部不是战队的下属部门,喻文州又是个妥帖人,轻易不会越权插手公会事务,与他的“私交”也淡薄得几乎称不上交情,今晚突然连哄带骗拐弯抹角打探他的职业规划是为哪般?他再迟钝,被这么问到脸上,也要有个ACDEF数了。
实话实说,小汪出事以来,他对饭碗并未百分之百放心过。分管经理叫他交检查,看来暂时没有让他走人的意思,也只是暂时罢了。小汪一天没痊愈出院,事态仍有恶化的余地,一旦从“蓝雨有人打游戏打到脑出血”升级为“蓝雨有人打游戏打出了人命”,等待他这个部门负责人的,怕就是顺理成章的“引咎辞职”。可他的鱿鱼是那么好炒的吗?被卧底到核心造成的损失足以使一家公会一蹶不振,总会长倒戈相向的破坏力只有大没有小,他的劳动合同倒是包含竞业限制条款,跳槽去别家俱乐部任职是要赔钱的,然而万一他不在乎呢?万一被砸了饭碗心存怨念,不计后果蓄意报复老东家呢?
他们那位分管经理,同战队经理的私交是真心不坏,能不能通过战队经理拜托喻文州帮忙处理一下这个麻烦呢?放着这样一个人,做事稳妥,手腕圆滑,还有强大的人格魅力光环加持,请他为维护自家俱乐部出把力,是多好的选择。

tbc.